《官涯无悔》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 麻烦事真多

2022-01-14   来源:月总结范文
    新的一周再次开始,日子进入了十二月中旬。

    刚上班不久,常务副县长柯扬来了,把一沓文档递了过来:“县长,你看看这个。”

    扫到上面的标题,楚天齐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但还是接过来看了,特意关注了其中一个数字。把文档放到桌上,楚天齐问:“老柯,怎么回事?”

    柯扬无奈一笑:“到现在为止,其它单位的预算都商量妥了,可人大和财政‘拉锯’了两个来月,光预算就传了五个来回,这已经是人大第六次递到财政了。自始至终就因为一笔二十五万元的购车款,人大非要申请,财政偏就一直不批。哎,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呀。”

    “怎么说?”楚天齐追问。

    “县长,你是考我呢吧?你不清楚?我和那两位相比,不就是凡人吗?”柯扬反问着。

    楚天齐笑了:“从你的角度观察,该不该批?”

    “该不该批,我真决断不了,否则也不至于来找县长。如果从车况来说,符合换车条件,而且目前预算也不超计划;可要批了的话,就会惹的别人不高兴,我还真惹不起。”柯扬既不隶属于乔金宝,也不属于姚雪燕,而且与楚天齐合作不错,故而有此一说。

    “老柯,你这不是明着故意把问题上推吗?我何曾不是凡人?不过就是刚来时间不长的新人而已。”楚天齐道,“以前遇到这种情况,一般怎么办?”

    “以前?我也刚做常务两个月,还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据听说,以前一旦出现这种情况,都是县长和常务就定了,反正近几年就是县长定。”说到这里,柯扬“嘿嘿”一笑,“所以,我就按惯例来了。”

    楚天齐“哈哈”一笑:“老柯,你这可够滑的,算是赖上我了。”

    “没办法,谁让咱只是挂了个名呢?要是我能左右钱的走向,又何必麻烦县长大人呢?”柯扬半玩笑半无奈的回复着。

    楚天齐指了指文档:“好吧,先放这,我好好想想。”

    “行。”柯扬站起身来,“县长,现在可十二月中旬了,月底前怎么也得出来呀。”

    “这倒好,你反倒逼上我了。”楚天齐摊开双手,“不过丑话说在前面,实在不行的话,我就批个‘请柯县酌定’,看你到时怎么推。”

    “走一步说一步吧,反正我今天是推出去了。”柯扬说着风凉话,走出了屋子。

    再次拿起人大预算看了看,楚天齐摇摇头。几天前担心这事,现在还真就来了。一边是县委书记,一边是人大主任,这谁都不好得罪,但势必得做一个结论。以前的时候还可以装着,现在报到了自己这里,总不能一直装下去吧。

    于情于理,似乎都应该批复预算,可就冲乔、姚二人较劲的样,那要是真批的话,自己和乔金宝的关系就更僵了。自己还指望着乔金宝支持自己的方案呢。两事相比起来,还是自己那份方案更重要。当然,即使在这事上妥协,乔金宝也未必就能支持,但最起码不会立即就闹掰。

    假如不批的话,自己又太势利了,而且姚雪燕那可是立法机关的一把手。若是她一直与政府作对,一直跟自己过不去,好多事情也不好办。最起码工作效能会大打折扣。其实姚雪燕正是仗着手中权利对政府部门的制约,否则也不敢与财政局如此讨价还价,同样都是正处,政协主席就没有这种依仗。

    “都是吃饱撑的。”奚落了一句乔、姚二人,楚天齐把那份预算扔到一边。

    ……

    将近中午的时候,刘拙送来了一份文件,是城建局报来的,文件主题是调整孙子铭工作的建议。

    文件中说:因自来水公司经理孙子铭近期身体有恙,城建局党委会经过研究,决定暂时停止孙子铭行使经理职权,由城建局副局长王云生兼任经理。

    在文件后面,附有孙子铭的医院检查诊断书和化验单,检查时间正是刚刚过去的星期六、日。诊断结论是:患者血压、血脂过高,建议吃药静养。化验单上的数值果然高出正常值许多。

    楚天齐“哼”了一声,心道:酒精肝还差不多。他也不禁纳闷,上周五的时候,董玉强亲自上门来保孙子铭,怎么现在又签署了“同意”二字?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抬起头来,楚天齐向秘书提出了问题:“刘拙,你对这个孙子铭了解的多不多?”

    刘拙道:“不多,以前的时候,我在秘书处主要是打杂,这个孙子铭来的也很少,基本只是在开会时见过。不过,有一次在外面餐馆,我无意中看见他跟城建局长说话特冲,但局长好像已经习以为常,当时他们没看见我。反正这几年工作好像特一般,可是他却能稳做经理位置,听说还要挂副局长衔。”

    楚天齐点点头:“哦,是这样。你再留留心,看他到底是什么来路?和县里什么人有牵扯?”

    “好的。”刘拙说完,转身走去。刚出去时间不长,又返了回来。

    楚天齐看着对方:“还有什么事?”

    刘拙来在近前:“对了,县长,上周五下午开完会,我和岳继先马上要出去。刚打开车门,就听岳继先正自言自语着,当我坐上去时,他便不说了。我听他说的好像是‘有县委书记做靠山,果然牛*逼,走路都横着’。当时我挺纳闷,随意向车外一扫,就见孙子铭正横着**下楼外台阶,大模大样的,那架式简直就像螃蟹。我觉得岳继先可能是说孙子铭,只是不明白他怎么那么说,按说他们应该都是同一阵营,所以也疑惑自己听错或理会错了,就没太在意。刚才我先是忘了,出门以后才忽然想起那件事。”

    “他说的?”楚天齐也不禁疑惑。按说岳继先不应该说孙子铭呀。转念一想,又觉可能。岳继先与乔金宝的关系,毕竟是通过乔金宝妹夫牵线,与孙子铭应该没有交集。而且岳继先以前一直在部队,思想相对单纯,没有地方上一些人复杂,可能也看不惯孙子铭那个做派。而且岳继先应该是自语,只是正好被刘拙听到而已。

    那么岳继先是如何知道孙子铭底细的?他的消息可靠吗?

    忽然,楚天齐又想到了一件事,也不禁觉得有些反常。上周五的时候,刘拙不让自己去疑似*现场,岳继先也坚决阻拦。这又是为什么,难道也是军人天性使然?若是这样的话也不错,只是不知道自己理解的对不对,还是另有什么说法。

    “县长,还有事吗?”刘拙追问着。

    楚天齐嘱咐道:“关于孙子铭的情况,还是要再打听一下,假如真如岳继先所说,也要打听的更准确、细致一些。”

    “好的。”答应一声,刘拙出了屋子。

    ……

    下午快下班时,乔海涛来了。

    可能都有过公安局长经历,再加之乔海涛好像也不隶属于县里常委,与楚天齐关系倒很融洽。

    乔海涛进门就说:“县长,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楚天齐一笑:“又怎么啦?”

    坐到对面椅子上,乔海涛说:“还不是那两个报假警的事?本来在县里就传的沸沸扬扬,民众也多少有些恐慌,小报记者又给上了报。这还不算,今天下午市政法委开会,还专门拿这两件事举例。会议刚一结束,县政法委庞海龙书记就给我打电话,说了这件事。”

    “市政法委也提了?怎么说的?”楚天齐追问。

    “可能是说话不方便,庞书记说的比较简单。不过听那意思,倒是和小报口径类似,也是批评县里不作为,维稳工作做的不好。为此庞书记被批了几句,刚才还向我诉苦,调侃的奚落了我这个主管副县长。”乔海涛不无牢骚,“其实屁大点事,市政法委也是大惊小怪。”

    虽然对方的话有些不文明,但楚天齐觉得市政法委也是小题大做,而且关注的重点也有偏差。这毕竟是犯罪分子有预谋的行动,又不是县里真的做的太次,何至于上纲上线。

    何至于上纲上线呢?楚天齐心里自问着。可又给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大概也是市政法委神经过敏吧。

    尽管心里有这样的想法,尽管和对方关系融洽,但楚天齐也不便直接说出心中想法,那样也显着自己太随意了。于是轻叹一声:“哎,主要是现在案子还悬着,要是能把案子破了,这些不利的事可能也就不存在了。”

    “是呀,破案是关键,可那个胡广成也实在是饭桶,动不动还摇头尾巴晃,好像挺能耐似的,就是吹牛有一套。”乔海涛不无怨气。

    “叮呤呤”,桌上固定电话响了。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向对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拿起了电话听筒:“书记,你找我?”

    乔海涛没有再逗留,而是做了个“走”的手势,直接出了屋子。

    听筒里传出乔金宝的声音:“安平县又出名了,市政法委专题会议上……”

    耐着性子听完书记“点拨”,楚天齐放下电话听筒,自语道:“麻烦事真多。”

《官涯无悔》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 麻烦事真多

http://m.097110000.com/zongjiefanwen/207702.html

推荐访问

展开更多 50 %)
分享

热门关注

《官涯无悔》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宴归遇险1

月总结范文

《官涯无悔》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忐忑回乡路

月总结范文

《官涯无悔》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孤独的曲刚

月总结范文

《大靠山》第313章 检验的标准

月总结范文

《官涯无悔》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难道丢了一封?

月总结范文

《官涯无悔》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连已到手

月总结范文

《官涯无悔》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继续施压

月总结范文

《官涯无悔》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一筹莫展

月总结范文

《官涯无悔》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希望就在前方

月总结范文

《官涯无悔》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巧计诱捕明白人

月总结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