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涯无悔》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 看看再说

2022-01-14   来源:月总结范文
    从贺家窑回来后,又连着在市里调研两天,总共花了三周时间,楚天齐把县里所有县直单位和乡镇都走了一遍。一些二级单位,比如供水、供气、供暖等部门,楚天齐也都去了。

    接下来两天,楚天齐没再出去,而是钻在办公室里,把这段调研内容系统整理一番,还拿出了一些针对性方案。

    在键盘上敲下最后一个字,楚天齐靠在椅背上伸了两个懒腰。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样做文档工作,一连几个小时的哈腰打字,身上还真有些乏累。

    坐直身体,抬手看了看腕表,已经下午五点,这一周很快就过完,又该周末休息了。

    “笃笃”,屋门轻轻响动,秘书刘拙进了屋子。

    来在桌前,刘拙把一份文档放到桌上:“县长,乡里刚报来的。”

    拿起文档,楚天齐看了上面内容。原来是贺家窑乡政府进行了重新分工,贺国栋不再分管农业,而只负责科技、卫生。农业工作由乡长曲勇直接抓,办公室文员李梓棋做辅助。

    看到这份文档,楚天齐微微笑了,这个结果正是他所希望的。通过几次接触,他已经发现,贺国栋根本就不是管农业的料,不但能力不行,人品也有问题。

    那天在乡里提问,楚天齐既是在考众人,也是再次掂量贺国栋。安平县是农业县,农业在贺家窑乡更为重要,惹是没有一个称职的人管,根本不行。在之前他就觉得贺国栋不行,这次一测试,果然就是废物加混蛋。

    在上次到贺家窑调研的时候,楚天齐就发现乡长曲勇初来乍到,几乎是光杆一个,乡里整个大权都掌握在书记肖月娥手里,大部分都是肖月娥的人。这次再到贺家窑,他发现曲勇还没有完全掌控乡政府,但也做了相当多力所能及的工作。他深知,曲勇的现状可能与领导力不无关系,但肖月娥把持权利却是最重要因素,关键肖月娥是乔金宝的人,据传关系还不是一般的近。

    看明白这些,又觉得贺国栋实在不能胜任农业工作,楚天齐才在那天评说贺国栋的回复问题时,顺便批了曲勇分工有误,用人不当。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楚天齐那是在给曲勇可借之力,借以调整分工。在那天之后,楚天齐又让刘拙电话催了两次农业工作,其实也在逼乡里做出决断,果然今天有了结果。

    只是这个结果多少有些出乎意料,竟然是曲勇直接管农业。这也说明曲勇在乡里的孤立,好多人都不愿趟洪水,不愿得罪肖月娥,更不敢得罪乔金宝。不过让李梓琪辅助管理农业,也不失为一个好招。楚天齐已经了解过,李梓琪毕业于新河市农业中专,有专业知识,再加上那份认真学习的劲头,应该能给曲勇帮上忙。

    忽然楚天齐又想到了一件事,也不禁替曲勇担心,千万不要因为这个安排而带来不必要麻烦。

    “县长。”刘拙的声音响起。

    楚天齐这才意识到,秘书还没走,便问了一句:“还有什么事?”

    刘拙说:“县长,我听说,财政局和县人大一直在‘拉锯’,因为下年预算的事。”

    楚天齐“哦”了一声:“具体说说。”

    刘拙讲说起来:“十月八号刚上班,县人大就把新一年财政预算递到了财政局。其实每年做下年预算,都是十月份开始报,不过一般都要等财政局通知,才开始报过去。虽然人大预算报的最早,可是到现在为止,已经来回传了四次,双方还是没有达成一致意见。截止到现在,好多部门经过两次传递,大部分都和县财政形成了共识,有的已经定稿,就等着走批复程序了。刚刚听说,县人大又一次把预算报到了财政局。”

    楚天齐问:“没有形成共识,因为什么?”

    “据说就因为一笔二十五万的购车专项费用,财政局不同意,县人大还一直坚持。”刘拙给出了答复。

    “我知道了,你先去吧。”楚天齐说着话,轻轻摆了摆手。

    “好的。”答复一声,刘拙退出了屋子。

    身体后仰,靠在椅背上,楚天齐“嗤笑”了一声,轻轻摇头。他心里明镜似的,这哪是因为一辆车钱,分明是姚雪燕在和乔金宝较劲。

    刚来安平不久,楚天齐就听说了乔、姚争书记一事,当时乔金宝是县长,姚雪燕是县委副书记。结果姚雪燕提前出局,在九月二十五号转任县人大,担任人大主任。他还听说,乔、姚已经争了不是一天了,也互有胜负,但这次显然是姚雪燕吃了亏。

    刚刚担任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就在长假后上班第一天递上了下年预算报告,分明是和县长乔金宝较劲,分明是拿所谓的换新车说事。恐怕令姚雪燕没想到的是,刚递上预算不到两小时,乔金宝就被宣布,由县政府移架县委。据听说,当时姚雪燕听到了这个消息,曾仰天长叹“苍天不公”。当然,姚雪燕之所以慨叹,肯定不是因为用预算较劲的事落空,而是由于乔金宝担任县委书记这事本身。

    但从现在看来,姚雪燕还是准备拿预算较劲,财政局长是乔金宝的人,恶心财政局就是恶心乔金宝。

    想到“五递预算”一折,楚天齐也不禁感叹“女人就是心眼小”。按说退而求其次,能够担任立法机关一把手,姚雪燕也应该平衡了。而且吃亏已经是事实,又何必用这种事较劲呢?当然他也明白,姚雪燕也就是仗着现在的位置,仗着人大有审议县财政预算的权利,否则还没有哪个单位敢和财政局讨价还价。

    在感慨姚雪燕心眼小的同时,楚天齐也觉得乔金宝有些认死理。按说已经如愿出任县委书记,已经得势占便宜,又何必与一女人纠缠不清?而且人大主任那辆车的确也有些旧,在四套班子一把手里边是最破的,连县委副书记座驾都不如,也确实应该换一辆了。

    两人较劲也有较劲的理由,现在已经不是县委书记之争,而是到了下一个环节——面子之争,谁都不想在这个尽人皆知的纷争中败下阵来。套用一句俗话,就是“不蒸馒头争口气”。

    这事看似乔、姚之争,但却不可避免的把自己卷进去,自己现在可是政府县长,财政局是政府组成部门。假如这事一直扯不清,财政局一定会把这事上交,到时自己该怎么办?如果二选一的话,自己又该如何选择?

    从情理来说,人大主任的车的确该换,可那样势必伤到乔金宝。因为这么一件事和乔金宝弄掰,似乎太不值得。而且现在乔金宝对自己还真不错,非常给面。这次贺家窑乡调整人员分工,如果乔金宝硬要给肖月娥撑腰,怕是也没这么容易促成。

    楚天齐当然也知道,他和乔金宝之间的矛盾肯定会爆发,只是早晚的问题,而且不可避免,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除非自己想一直碌碌无为。他相信,乔金宝应该也明白这一点,只不过对方现在投鼠忌器,不清楚自己的底细,而且即使对方**清了,也未必有那个实力。但事实变化莫测,好多事情都不是一成不变的,如果到了事不得以,乔金宝也未必顾得了那么多。

    虽然矛盾不可避免,但现在自己立足未稳,显然不是时候。

    可若是只考虑这些因素,势必要得罪姚雪燕。从现有迹象来看,这个女人也不是省油灯,一旦跟自己较劲,也是个*烦,而且她换车的理由还很充分。

    怎么办?怎么办?想了好大一会儿,楚天齐也没个决断。

    管他呢,走一步说一步,看看再说。反正现在还没找到自己,万一到时自动解决了,自己又何必庸人自扰?

    心中暂时放下此事,楚天齐抬手看表,已经快六点了,便起身准备去吃晚饭。

    “叮呤呤”,铃声响起。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接听键。

    手机里立刻传来一个女声:“师兄大县长,忙吗?”

    楚天齐一笑:“佼佼,我正有事要找你……”

    ……

    想到贺家窑乡这次分工调整,乔金宝就憋着一肚子火,他倒不是替贺国栋可惜。其实对于贺国栋这个人,他不但看不上那家伙的能力,也不看好那家伙的职业操守,只是那个娘们老是护着那家伙。当然,正由于那娘们总把贺国栋当个宝,他才更不想任用那家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次晾了贺国栋,也正合自己的心意。

    话虽这么说,但人们都知道贺国栋与那娘们一伙,也知道那娘们是自己的人。让贺国栋靠边站,本来正遂了自己愿,可人们却会看成是打了自己的脸。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

    看到屏幕上来电显示,乔金宝就是一皱眉,但还是接通了。

    手机里立刻传出一个女声:“乔书记,我是什么都依了你,就看你能不能英雄一回了。我相信你应该是英雄。”

    听出了女人的讥讽,也知道对方心里不舒服,可自己又何尝舒服?但乔金宝还是压着火气,尽量语气平静:“急不得,看看再说,看看再说。”

    “看看,还不知看到驴年马月了。”气乎乎的声音响过,手机里没了声响。

    看着挂断的手机,乔金宝摇摇头,脸上满是无奈的神情。

《官涯无悔》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 看看再说

http://m.097110000.com/zongjiefanwen/207735.html

推荐访问

展开更多 50 %)
分享

热门关注

《官涯无悔》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难道丢了一封?

月总结范文

《官涯无悔》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连已到手

月总结范文

《官涯无悔》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继续施压

月总结范文

《官涯无悔》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一筹莫展

月总结范文

《官涯无悔》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希望就在前方

月总结范文

《官涯无悔》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巧计诱捕明白人

月总结范文

《官涯无悔》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双刃剑效应

月总结范文

《官涯无悔》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都说无辜

月总结范文

《官涯无悔》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阴魂不散

月总结范文

《官涯无悔》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曲刚,老实交待

月总结范文